Hello world!

Welcome to WordPress.com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1 Comment

水经注——记一次没溜的签证面谈。

7月26日下午,台风“灿都”洗礼后的广州。我湿漉漉的站在美国领事馆的大厅里。

登记、按指模、排队,冰冷的签证窗口已经在眼前。

几米远的喇叭里不断传出“sorry”,我的蛋真的不太定了,不是说今年形势不错吗?

9号VO透过窗户盯了队伍中的我一眼,我瞬间避开,防止节外生枝。

 

逐渐来到了队伍前排,在我前面的倒霉孩子被11号杀手叫去谈话,下一个就是我了。

9号透过喇叭喊道:“下一个!”

真是巧,之前他盯过我一眼,居然真的碰到他了,长长的深呼吸后,我走向9号,史上最没溜的一段签证约谈开始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

Me: Hey!

 

VO: Hey hey!

 

Me: Here are my documents.

 

VO: Have you been to US before?

 

Me: Nope.

 

VO: Nope? OK, University of Florida, sports……

 

Me: AD, mini, stration.

 

VO: Ah, I see. You must be a big lover of sports.

 

Me: Acctually I use to be a sports journalist.

 

VO: Whao, good! Florida, sports, Florida, Sports……

 

Me: I’ll be there next month, LeBron’s there, too.

 

VO: Yup, LeBron. That’s a sad story for Cavaliers.

 

Me: Right, the Hi is no longer in Ohio。

 

VO: Yeah yeah…(Sighing) Hey, I’ve noticed you when you were in the queue.

 

Me: Uh, which means?

 

VO: Means…I don’t know…You are so… so…(Swings his hands in the air.)

 

Me: So? (Imitating his swinging.)

 

VO: Ah…I don’t know…

 

Me: So American?

 

VO: Yes! You’ve never been to US before, is that true?

 

Me: For sure.

 

VO: OK, you are very special. Your VISA is approved.

 

Me: Good.

 

VO: I’m from Kentucky, our team will beat the Gators in the new season!

 

Me: We’ll wait and see, Go Gators! Bye bye.

 

没有正式的问候,没有恭维的致谢;我的签证约谈,犹如无头无尾的碎片;在一堆有的没的瞎扯淡中——胜利了。

办理完手续,和老母找了家馆子吃烧鹅烧鸭烧乳猪庆祝,期间给老豆打了个报喜电话。

下午五点,老母返回长沙,我坐广深线直奔特区,开始FB!!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1 Comment

初尝手作,DIY皮具~~~无奈的粗犷。

话说年后我败入了SONY的专业录音设备:PCM-D50线性录音器。

这台机器不光有强大的无损录音功能,还具有内置功放,可以完美播放WAV格式的音频,APE之流的可以闪一边了。

至于那台iPod 5.5G,就可以圆润的。。。

但是400多一个的SONY皮套实在太奢侈了,于是决定自己做一个皮套。

在汽车东站的皮革市场买了一块二尺见方的头层牛皮,外加锥子、针线,共计20元。

没有专业手作人的封边胶和打洞用的凌斩,我的第一个DIY皮具就这样开工了。

特意错开楼下怪老头在家的时间,拿着锥子叮叮当当的敲了一天,然后是缝缝补补,做出了这个怪异的皮套。

模样上,这个皮套就是一个粗犷帝;不过质地很软,能很好的保护我的D50。

旁边的小包是用边角料做的电池包,正好可以放四个Eneloop。

随图附赠折纸机器人一坨~~~~~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

斩首

那一陀富态的鸵鸟

delta force

背背背 长沙话念:杯北被~~

Hell no kitty

three angry men

通道

三只狗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薰衣草~薰衣草~薰衣草~薰衣草~薰衣草~


衣草一盆,株高30厘米。

两株5元,花盆10元,购于红星花木市场,在沃尔玛看到同样大小的一盆要80元。

这种是羽叶薰
衣草,浇一次水可以管一个礼拜,避免强烈日晒。

全年为花期,开了一茬又一茬。

花香较淡,但是拿手接触叶子后可以散发很强
的香味,还略带有单宁的味道。

没事干就拿他搓手,香就是香,去他妈的什么镇定舒缓~~~~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1 Comment

非正常人类游凤凰~~~流水账

辞职,考T,考G,准备材料,申请,等结果。。。
为这些破事,我已经宅在家大半年的时间,去凤凰,目的就是洗脑!

3月11日,在
线办的YHA(国际青年旅舍)会员卡到手,于是订票、订房,随便塞满一个书包,准备第二天的凤凰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3
月12日早晨坐上了去凤凰的旅游巴士。因为是淡季,55座的大巴坐了不到1/3的人。霸占两个座位后开始深度睡眠,醒来时窗外已经是典型的喀斯特地形,全
程约6个小时,凤凰,我来了!

下车先打的到景区,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了亲切的蓝三角标志,这就是我要落脚的国际青年旅舍。


社是翻新的老房子,非常幽静,用国际会员卡定床位只要23元一天,热水、wifi、电视一应俱全。


社里第一个认识的朋友,是一只叫毛毛的小萨摩,是本店的吉祥物。衔取欲非常强,有工作犬的潜质。
 http://player.youku.com/player.php/sid/XMTU4MjUxNDI4/v.swf

放下行李,已经是下午5点多,一个人直奔核心景区。这次的装备极简单,一台nikon小DC,最短的广
角只到35mm。照片真是拿不出手,反正我也不是喜欢边走边拍的人,聊以记录足矣。

出了旅馆就是古城防,石材用的是红色砂岩,别的地方我
还没看到过这种做法。


称一分钟作画的街头画家。


城的落日


江边一个叫soul的咖啡馆,花了100元喝了四杯espresso,这是我凤凰行最大的一笔开销。soul在沱江两岸都有店,一个叫soul,一个叫
soul too。。。


影师们最爱的那个独木桥,一次最多过两个人。后来我在遛狗的时候发现,毛毛是很管用的开路先锋。


桥,在无数文学作品中提到过的虹桥。


幕降临后,河边会有很多商贩卖浮灯,一个人放灯太gay了,看别人放就够了。


达不多久,回去YHA,找店主Kay姐定了东就苗寨一日游,80元,明天全旅社的人集体出动!
洗洗睡了,看来soul的咖啡用的是低因的,四杯下
肚居然没什么反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
大早大部队开赴汽车站,小巴上配备了穿民族服装的导游,教大家说苗语,还讲很多苗寨的规矩,比如进寨子不要吹口哨啊,不要踩门槛啊。
导游阿妹还一
再强调:我们苗族是很强悍的民族,要讲规矩,不要惹毛我们!以前有人闹出事来,连警察都搞不定,Blah~~Blah~~Blah~~事后我才知道,这样
做是为了渲染气氛。。。

印象最深的两个苗语词汇:阿哥—–点菜(音)    阿妹—–点炮(音)
阿妹啊,你是我的
炮;阿哥啊,你是我的菜。。。小猥琐一下

 寨子都是页岩的石板建筑成的,随处都是这种嶙峋的石阶。


了石板,就是竹子。


游带我们拜访了末代压寨夫人,是最后一任苗王的女人。97岁的她依稀还有年轻时的风采。和寨子里其他的老人不一样,她非常和善,乐于和你合影。
PS:
我问导游,老婆婆的苗语怎么说,她说就叫“老点炮”就好了。。。


子的猪都是散养的~~


了一圈,吃饭了。导游说,饭菜不周,但是管饱,随便你要多少盘。
南瓜、豆腐、土豆、油菜、腊肉、酸萝卜丝,每样都是两大盘,不够你可以再要。

家都盯着湘西腊肉狂吃,我却爱上了豆腐。制作豆腐的至尊关键就是水质,寨子的水质好,豆腐怎么做都好吃,白水随便一煮,绝味!
开花后的油菜做菜,
也是不容易吃到的,已经隐约有菜籽油的香味在里面了。


毕,在寨子里的山谷有民俗表演,无非是对山歌、苗族舞蹈之类,大部分时候,点炮们比游客要High。


到合影了,点炮们突然又不high了,看来我不是她们要点的菜。没关系,自己high一下好了。


就苗寨是电视剧《血色湘西》的拍摄地,近年才开始由寨子里面的人开发旅游,配套都不是很到位。
但是原始也有原始的味道,还没进寨子就是浓浓的牛粪
味,有洁癖的人就别来了。
寨子里的山谷叫情人谷,过去参观要考验脚程,近百米高的绝壁还是很有气势的。

下午乘车回县城,
由于时间有限,只在路上看了一眼传统赶集,除了人多,没看出个什么名堂。

晚上牵着毛毛在景区逛了一圈,丫真是很有人缘,走到哪都是众人的
焦点。走独木桥时也是个称职的开路官。

回旅社打了一会斗地主,睡觉。今晚入住了七八个美国丫头,质量一般,不予理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3
月14日,睡到自然醒,已是中午时分,叫上同室的香港佬阿建同游。阿建也是刚辞职,准备游遍中国再回去搵差,和他在一起,我可以练习像乐基儿那样讲话。

  • 建:
    你剃,这个照片有点fade了啦。
    me:是啊,是啊,小DC就系难以focus,要是有个能抓smile的DC,还好一点啦。

  • 建:
    我要上网搵Stephy的video和photo。
    me:不好搵啦,现在为止,只有那家newspaper有她的photo耶。

  • me:
    建仔,你明日wake up,记住wake me up啦。
    建:Oh,好的,我set一个alarm自我手机上。

  • me:
    建仔,你食唔食槟榔。
    建:系咩也啊?
    me:就好似你食的chewing gum啦,但是这个有更high!

中午我俩
找了家饭店吃饭,阿健很能吃,一顿至少三大碗米饭。

左边的野菜叫“鸭脚板”,有水芹的口感和茼蒿的香味,强烈推荐;右边是如雷贯耳的血耙
鸭,难吃到极点。。。


们又在沱江边晃悠了一圈,随便拍了几张。


古城外的泥路上,发现了这匹俄罗斯方块马。


后我们决定攀古城旁边的一座矮山,还在开发中,没有完整的路。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上山的路。
我的Buck军刀帮了很大的忙,瞬间砍出一根精
致的手杖。

费尽周折,满身泥浆后,我们登上了凤凰的最高点。这个塔是新建的,还没有开放,塔上可以尽览古城的风光。


门锁上了,阿健使了个小坏,把门撬开了,我们直奔七层塔顶,饱览了凤凰全景。不过雾气上来后,没能拍下一张清楚的照片。


了运送石料和水泥,承建方修了这条贯通上下的斗车轨道,连最刺激的过山车也比不上它,如果有可能,我真想坐一趟。


下的集市上,阿健对这种给猪头去毛的方式产生了浓厚兴趣,香港人少见多怪。


完山,今天也就差不多了,晚上回去收拾东西,找Kay姐定了明天回长沙的票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
月15日,一大早起来,阿健已经闪人了,他还要去芙蓉镇,我们约好到长沙后再碰头。

我跑到镇上的集市,买了一蛇皮袋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
菜,十几斤也才二十块钱;一双草鞋花了10块,外加一瓶桂花酒15块。
消费完毕,坐车返长。。。

这次凤凰行,没有去任何故居、纪
念馆,也没去德夯和南疆长城;大部分时间,我都是在古城里瞎逛;要么就是在YHA里发呆、逗狗。我喜欢没头脑的做摩尔运动,玩就是玩,不要被计划限制起
来。

凤凰虽然被商业化严重侵袭,但仍然是一个值得一看的地方。至于还会不会来这里,我也不知道。。。非正常人类凤凰游记,绝无雷同,请勿
模仿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4 Comments

其他暴力熊都去死!!

 

在这个连安踏都出限量版的年代里,我已经很久没被一些物质吸引过了,直到暴力熊之母的出现。。。。。。

奥特之母负责维护世界的正义与公平;而暴力熊之母的使命,就是打破这种公平,让屌的人更屌。

(条女小犬用很屌的方法从台湾某制作人手里弄到这个暴力熊,成为当天我所听说的最屌的一件事情)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4 Comments